《心情記事》Mood

【里程碑】五年了,還記得當初的初衷嗎 ?

201206台北保德信總公司大樓的入口-1

其實決定進到保險業,當初想了很久,畢竟在PChome的工作還蠻穩定的,原本是每天坐在辨公室,突然轉成要每天往外跑,還要去拜託人家買保險,落差真的很大。

 

罹患口腔癌的健康危險因子大集合

還記得當初走入保險業的初衷嗎 ?

也許很多人跟我有相同的經驗,家人在生病時,才會回頭去看保險,才會再想起保險的重要性。

家裡本來是做餅乾中盤,小時候家裡其實經濟狀況算小康,雖然家中並沒有到大富大貴,但是在基本生活算還是過的去。

後來因為時代的變化,我還記得我上國中之後,家中的中盤生意越來越難做,父親跟著麻豆的大姑姑學做碗粿、擺攤,日子也勉強過的去。

但父親做生意時的吃檳榔與喝酒的習慣一直也沒改,2008年時,父親因為嘴破傷口一直沒好,父親本身很沒耐性,也不想去看醫師,廣東苜藥粉用了快一罐了還是沒好,被母親半推半拉的帶去附近醫院看診,一看就不得了,醫院的醫師馬上把父親轉到高雄醫學院,最後診斷書上只有三個字,其中一個字叫癌。

之後父親在開完刀後的半年之中,每星期陸陸續續的要回診做電療,父親碗粿攤的生意常常休息,到最後真的沒辨法只好收了起來。

保險就是平常讓人覺得繳的錢是浪費掉,但當你回頭要看保險時,通常都是出事了。

家中收入因為父親生病減少了,而還要再付父親的醫療費,支多大幅增加。
 
當家裡缺錢時,我們回頭去看保險能忙上什麼忙,父親身上的2張保單 : 國泰、新光 ,是父親做生意時買的人情保,內容大約是一張主約10萬元的儲蓄險與一張主約1萬元附加了終身醫療與癌症險的規劃。

父親在病情穩定後半年,病情又再次復發,有經歷過的人都知道,癌症再次復發時,其實是比前次更猛烈,原本靠著家中的一點積蓄與父親那份不太足額的保險 讓我們這次的 “經濟危機” 已經負債不少了。
 
父親的求生欲望很強,他還沒看到孩子成家立業,他希望能撐到那時候。

母親把我跟妹妹叫到面前,跟我們說 : 你爸的病情越來越重,我想讓你爸用卡好的藥試看看,但醫生說這個藥一次要花60萬,家裡早就沒錢了,這間房子是你爸賺來的,我要拿去給銀行抵押,以後沒房子住的話,就租房子吧。

200710小港家外亂亂拍-1

一棟在南部30多年的小房子,抵押借了150萬。

父親到最後走了,父親的身故理賠大約有50多萬,扣掉借的錢,家裡還負債快100萬,而我永遠記得保額1萬元的那家保險公司業務到家裡來,把支票拿給母親時,母親說的那句話 : 這1萬塊,請師公來做法事都不夠。

賠不出來的壓力比賣不出去的壓力更大

只有自己親身遇到理賠時才會知道,平常保業從業人員三不五時的噓寒問暖,其實還不如一份規劃適當的保險。
 
這個行業裡,為了業績,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時常會發生,再次回想自己當初進到保險業的初衷,我很清楚的知道,簽約是為了理賠,賠不出來的壓力比賣不出去的壓力其實更大。

在幫客戶規劃時,永遠都記得 以終為始

Related posts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